唯梦闲人

“从今而后,再无人可阻挡景琰”

故事开始时,景琰还是那个无腰牌不能进宫的郡王,跪在厅上半晌无人理会。

而今,萧景琰可以拦下皇帝想杀的人,手腕微倾把御赐的毒酒当面倒掉,无人可奈他何。

而今,景琰发光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13)